你现在的位置: 教工生活 >2020年第4期(总第29期) >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什么

4紫荆大讲堂-1.jpg4紫荆大讲堂-2.jpg


徐珊:很高兴请到各位老师来到这次的紫荆大讲堂,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一个恒久弥新的话题,就是关于“什么是幸福”。每个人关于幸福的定义是不一样的。作家列夫?托尔斯泰说:“幸福在于为别人生活。”雨果说:“生活中最大的幸福是坚信有人爱我们。”音乐家贝多芬说:“我的艺术应当只为贫苦的人造福。啊,多么幸福的时刻啊!当我能接近这地步时,我该多么幸福啊!”科学家爱因斯坦则说:“只要你有一件合理的事去做,你的生活就会显得特别美好。”……不知您眼中的幸福的是什么。


王晓盈:谢谢徐老师组织大家参与这次讨论,其实能够参与幸福这个话题的讨论,本身不就是一种幸福吗?幸福实在是个涵义太丰富太广阔的词语了,每个人眼中的幸福都是不一样的。就我自己而言,父母身体健康,儿女活泼可爱,爱人待己如初,学生勤奋好学,这是踏实的幸福;在冬日的灿烂暖阳下,听着女儿的琴声,看着儿子和他爸爸读绘本,这是宁静的幸福;沏一壶清茶,三五好友围坐一起谈天说地,这是畅快的幸福……生活中各种小确幸的存在都让我感到幸福,可能我是一个特别容易感到幸福的人吧?哈哈。


李雪萍:我们常常说幸福感,幸福在我的感觉中是暖,是阳光温暖的冬日早晨手捧一杯热茶,盘坐在窗前晒着后背;是周末在热气腾腾的灶台前忙碌,为女儿做她喜欢的菜;是情绪低落时家人暖暖的拥抱。幸福在我的感觉中还是香,学生在教师节送的花;妈妈包的饺子;玉兰花开时的华师校园……如果有一颗感恩的心和发现的眼睛,幸福真是无处不在。


朱德芬:幸福是一种感觉。当你从内心深处真切地感到快乐的时候,便是幸福。每个人的幸福都不一样,没有人能告诉你,你的幸福是什么。我们每天看到的朋友圈,各种幸福,其实如果转接到你的身上,未必就能让你感觉幸福。所以,幸福不是一种可供羡慕或妒忌的东西。无法向别人索取;别人即使愿意也不一定有能力赠予。另外,我们对于幸福的感受也是时刻变化的。年轻的时候我们以为和恋人时刻相伴是幸福,后来我们知道了互相思念也是一种幸福;我们也曾经不断的索要新的玩具,后来我们知道了自己最想要的其实早就在自己手里。我现在对幸福的理解是,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有你爱的也有爱你的人。


黄媛:在工作中,我的幸福是实验结果如预期;能帮学生把实验过程遇到的问题解决掉。工作以外,每每学完一支舞蹈,结舞的时候,跟舞友们欣赏着大家的舞姿,点评彼此的不完美。


徐珊:作为一份反映华师女教工工作和生活的电子杂志,无论是作者,还无论是杂志的内容,都更倾向是女性作者和女性话题,所以,女性立场也是我们杂志一贯坚持的立场。今天我们谈幸福这样一个话题,可能也无法回避这样一种性别意识。那么,作为一名具有独立自主意识的当代女性,您认为女性的幸福是什么,为此女性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需要做些什么呢?


李雪萍:女性的幸福就是能完全主导自己的生活。这首先应该建立在独立的基础上,独立的人格,独立的经济能力和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成熟的独立女性首先应该有自己的判断能力,能够依据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对一件事情做出独立判断。不固执,不偏激,不软弱,不后悔。要做到这一点阅读和人际交往是非常重要的,二者都能开拓视野,了解别人的生活和观点。独立的经济能力是成熟的独立女性所必需的生存基础。能养活自己并使自己过着称自己心,如自己意的生活,这样的女人才能实现真正的独立。这需要通过学习不断地提高自己专业水平,从而提高赚钱能力。最后就是强大的修复能力,女人可以展示软弱的一面,但是不能真的软弱无助,不要变成“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在现在社会不受伤不可能,不要自怨自艾,不要让自己的伤痕留得太久,反思,总结教训避免再次受伤。成熟的独立女性应该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最了解你自己,也只有你才能帮助你自己。


黄媛:我认为女性的幸福是要靠劳动获得的。首先要经济独立,人格独立。其次是要跟正能量的人在一起获得更多的福流。


朱德芬:其实我觉得,或者说我希望幸福是没有性别差异的。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认为自己是男权主义者。当然后来我觉得都不是。相比男性,女人要获得幸福感好像更不容易,这跟她们本身的生理特征可能有关系,也跟她们肩负的社会责任有关系。毕竟在传统意义上,女性所担负的职责是琐碎而细化的。女性在近代史上的卑微地位也使她们习惯寻找安全感,而安全感是幸福感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追求幸福应该做什么?我想首先得平衡独立和依附之间的关系。能够在精神和物质方面自足是幸福的资本,这是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但这只是前提。我想一个人完全不需要任何其他人的话,得到的幸福是不完整的。与他人的关系是人性的表现,人始终是情感和群居动物。其次要知道自己想要的幸福是什么样子的,向着这个目标努力。小的幸福或许努力一段时间可以得到,大的幸福却需要长久的坚持。说到底,人生就是一场坚持的旅行。


王晓盈:徐老师提到,作为大学教师,我们可谓是“具有独立自主意识的当代女性”。而当代女性的幸福究竟又是什么呢?我也常常这样问自己。作为女性,我们常常同时要扮演母亲、女儿和妻子的角色。可别忘记我们还是我们自己——一个人,一个女人。我认为,女性的幸福来源于内心的丰盈和外在的美好。先说外在的美好,古语云“女为悦己者容”,可我看来,更多的时候,女为己容更符合我自己的价值取向。每天出门,把自己精心打扮一番,自己的心情也更加愉悦起来,这实在是一件不亦乐乎的事。美,是一件值得终身追求的事情,我也愿意把美带给身边每一个朋友。再说说内心的丰盈。首先要有个自己特别感兴趣的事情,比如我们的工作、兴趣,以及平时的小爱好,例如读书啊,画画啊,弹琴啊,种花啊,旅游啊……总有一样事情会让你觉得特别值得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做,不带任何功利心地去做。而且不依靠另一半就可以完成得很好。比如我最近开始跟一位老师学习古琴,每天都觉得特别幸福,清雅袅袅的琴声响起时觉得心里特别平静,觉得自己内心是很富足的,这就是我说的丰盈。作为女性的幸福来说,内心的丰盈和外在的美好,两者缺一不可。


徐珊:关于幸福,伟大的富兰克林还有个说法,他说:“与其说人类的幸福来自偶尔发生的鸿运,不如说来自每天都有的小实惠。”“小实惠”这个词,我想不仅仅包含有日常生活中的物质满足,必定还更多指向的是在生活之中因为精神满足而有的快乐。某报曾以“什么样的人最快乐”为题,举办了一次有奖征答,最后从应征的八万多封来信中评出四个最佳答案:作品刚刚完成,吹着口哨欣赏自己作品的艺术家;正在用沙子筑城堡的儿童;为婴儿洗澡的母亲;在手术台边一站几个小时,坚持挽救他人生命的外科医生。这些快乐其实就是每天我们都可能有的“小实惠”,因为这些快乐,艺术家成为幸福的艺术家,孩子成为幸福的孩子,母亲成为幸福的母亲。在这里,也恳请各位老师分享您记忆中的“小实惠”,有哪些快乐的幸福的瞬间让您念念不忘呢。


朱德芬: 没错,记忆中的“小实惠”,念念不忘的幸福瞬间,这些都是生活中最美好的东西。在这里跟大家分享自己涂鸦过的一首小诗:早晨起床听见风//多么幸福//打开了门窗//风一拥而进//我站在阳台//蓝色的睡裙被风掀起//头发也飞扬起来//文竹和吊兰的叶子欢快舞动//暂时还没有明亮的阳光//没有车声,广播或是人们的说活//爱唱歌的蝉也处于安静中//只有纯粹,奔放的夏天的风//(《早晨,听见风》2019.6.23)有时觉得幸福特别简单,上了一堂满意的课,煮了一个好吃的菜,看到一本喜欢的书,穿着一条好看的裙子……都让我感到幸福。陪女儿听童话故事,听那些自己小时候听过或没有听过的儿歌,从成年人的世界里消失一会儿,觉得幸福。养着小花小草,浇水施肥,在它们身边静坐,也觉得很幸福。


王晓盈:我来说一说我生命中的那些小确幸、小实惠的时刻吧。
有一次,我给三岁的儿子讲绘本《逃家小兔》的时候,本来在朗读兔妈妈的话之后,我正准备读小兔的话(这本绘本是对话的形式)。可突然,我儿子嘴巴里就奶声奶气蹦出了小兔子的话——他居然直接进入了小兔子的角色情景扮演中了,这太让我惊喜了,那一霎那心中充满了幸福!还有一次,当我如常走进课堂给学生上课时,突然有个学生走上来坐在钢琴旁,弹奏起了《生日快乐》,然后全班同学就一起唱起来了。唱完所有人一起很大声地说“祝晓盈老师生日快乐”,我才想起来那天是我的生日。这是我过的最难忘的一个生日了,每次想起来都觉得非常幸福。这样的瞬间还有很多,哈哈,就不再说了。


李雪萍:我是一个特别知足的人,生活中的小确幸太多了,好多瞬间都让我觉得幸福得要冒泡。比如吃,爸妈知道我最近多是一个人在家,怕我吃不好,营养不够(也不知道我爸妈为啥会觉得我这样的身材还会营养不够),特地打电话来让我回娘家吃饭;晚上发微信给先生说突然想吃蛋炒饭,第二天一早就发现冰箱里有他宵夜后打包回来的满满一盒蛋炒饭……


黄媛:2011年校工会组织的排舞比赛,让我感受到舞蹈的魅力。2016年省总工会组织的女职工技能表演,让我感受到群体的力量。


徐珊:2020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自然灾难、突发意外、政治冲突……新时代的第一年充满变数,让人有些猝不及防,人们不禁感叹世事变幻人生无常。这一切不知是否也影响到了您的幸福观。如果展望2021年,我们想要获得更多的快乐更坚实的幸福,您会如何计划如何行动呢?


王晓盈:对于全世界人民和全中国人来说,2020都是太不平凡的一年了。这一年里,有着太多的伤痛和无常。可对我而言,这种感触可能更多地源于2019年年初。那时,一向身体都很健康的母亲因为咳嗽严重进医院做了全面体检,结果一个晴天霹雳让我们全家都陷入了悲伤和绝望——她检查出了肺癌,而且是四期。我和我父亲都经历了一个比较长的时期才慢慢适应这个现实,然后我们一路求医,去北京协和、去广州中肿,看了好多医生,最后我们选择了如实告诉母亲。而她也坚强地接受了这个看起来不公的命运,然后全家人陪着她一起积极和病魔抗争,每天早睡早起,检查锻炼,保持良好心态,结果几次体检下来她的身体状态保持得非常好。现在大家都渐渐忘记她得肺癌的事情了。通过这个事情,我觉得对于生死会看得更加豁达,对于健康也更加重视。身心健康地活着,可能会是现在特别满足的一件事。同时,如果能更加积极地去对待自己的人生,那就是更加完善的状态了。我希望自己能在工作中、家庭中都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负时光,不负年华,那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李雪萍:2020年的确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但是我也很感谢这一年让我意识到自我内在的成长尤其重要。当我们没办法去改变外在的世界,我们可以向内求,改变自己看待和接受世界的方式和角度。虽然不能完全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竭力“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2021将继续学习,阅读,写字,打坐,交友……只是想想,就觉得2021一定会很幸福。


朱德芬:2020年最开始的几个月,整个春天,我和孩子两个人,寸步没有离开我们蛰居的小窝。就像最原始的人类,每天的目标很简单也很清楚:食物,避开危险。电视上、手机里每隔几小时就有新闻和数字的更新。外面的世界仿佛离我们很远,但又很近——楼下,小区的门是封着的;放眼望去,人迹罕见。那时我想,原来我们跟其他的动物没有区别。那时我想,我们真正需要的东西真的很少。那时我还想,爱的人是那么重要。其实这些想法在平时也有,跟我一贯的世界观并不冲突,只是在那时,这些想法被放大得更加清晰。尽管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我们很渺小,但万物皆有存在的意义和使命。善待他人,修炼自己,远离虚荣,回归本真,这应该就是幸福的方向。


徐珊:《紫荆树下》从2004年3月开始,到今年已经进入第八个年头了。这八年我们在女教工生活、职业感悟、读书创作、亲子教育、旅游休闲、健康养生等方面都有一些理性探讨和经验分享,这些探讨和分享其实都指向“幸福”这样一个主题。新的一年,杂志又将走上新的征程,不知各位老师对于我们有怎样的期望和祝福呢,很渴望听到大家的意见和想法,谢谢。


朱德芬: 非常高兴能参加这么有意义的讨论。我认识《紫荆树下》的时间还不是很长,但感觉已经是老朋友一般。每次新的一期出版很开心地发朋友圈,也很认真地读里面的文章。虽然一直在华师,但以前跟其他校区的同事很少有沟通的机会。杂志提供了一个交流的社区,在这里我读到了我们对工作、对生活和对这个世界的思索,看到了我们在讲台上和讲台下的不同风采。最后我还想说的是,杂志一个季度出一次是不是有点少?


王晓盈:我期望能够有更多的老师来分享他们的幸福,也祝愿这本期刊越办越好,成为教工必读的知心杂志!感谢各位工会的老师们,大家辛苦了!


黄媛:期待听听老师们幸福的声音。收获更多的福流。

Copyright © 2020 华南师范大学工会委员会    投稿信箱:scnughtx@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