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教工生活 >2020年第4期(总第29期) > 【紫荆物语】南洋杉:温情的剪影

【紫荆物语】南洋杉:温情的剪影

6文学-1.jpg


       每次在夜色中驱车远行,车窗外的旷野既有远山波浪起伏的温柔烘托,更有近树在飞驰而过中张牙舞爪……每每此刻,我总会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社戏》的片段:淡黑的起伏的连山,仿佛是踊跃的铁的兽脊似的,都远远的向船尾跑去了……踊跃的铁的兽脊成为我记忆里被反复咀嚼的意象,总在异乡夜行的时刻闯入。
       我们记住一个东西,除了因为它直观的颜色、味道、形状或者声音,更多的时候就是因为那一刹那的感觉和转瞬即逝的念头,正如我对南洋杉的记忆,就是因为它由层叠树枝组成的塔形树冠,构成端庄典雅的造型,总是作为一种浓密而又温情的剪影,装点着我们的观感和记忆,就像一排老朋友在一旁矗立,哪怕一言不发,也完全是一种精神力量的存在,于静默中予人勇气。
       南洋杉,植株挺拔健美,葱郁婆娑,风姿优雅,观赏价值非常高。它可以作为园景树或作纪念树,也可以作为大型雕塑或风景建筑背景树,是世界著名的5大公园树种之一,可孤植、列植或配植在树丛内,也可作为大型雕塑或风景建筑背景树。我校教育信息技术学院门口的叶剑英铜像附近,配植南洋杉,既像一排卫士拱卫着伟人铜像,又作为常绿树种烘托着伟人的精神万古长青。
       作为孤植的树种,他独特的魅力就在于形体之美。其树形呈尖塔状,其枝轮呈水平伸出,层叠有序,而且轮距均匀、层次分明,挺拔健美,葱郁婆娑,风姿优雅。石牌校区沁园门口湖中间小岛上有一棵孤植的南洋杉,其树形高大、姿态优美,其身影日夜倒映在湖中央与蓝天白云一起构成华师的风景,一同写进大家的华师记忆!
       南洋杉大型植株是公园树种中的佳品,矮型植株则是布置居所、阳台、案几的优良花卉,其四季常青的特点使之成为馈赠亲友好友作为开业、乔迁的吉庆之物。虽然生在热带,但它依然会成为人们做圣诞树的首选材料。能够荣登圣诞树备选树种,首先当然因为它完美的塔状树形,更重要的是它的叶片颜色讨喜、气味好闻,而且在砍伐时叶子不容易掉落,哪怕在室内摆放一段时间后干燥了,叶子依然坚挺。而且,因为枝条硬朗,叶子的硬度和质感俱佳,适合用喷涂材料将其颜色改变成华贵的金色或者雪融融的白色,一跃成为浓墨重彩装扮圣诞气氛的高贵树种,不足为奇。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南洋杉的叶片,为了适应气候,叶片减少水份蒸发的面积进化成针棒状,并披上厚厚的角质层。叶片疏松排列在幼枝或者侧枝上,呈现针状、镰状乃至三角状。远远望去,由众多小叶片密集拥簇的小枝羽毛状排列,形成了伸展在南洋杉上的无数温柔触手,庄重而有趣。
       当然,南洋杉不宜栽种在向风的地点,比如学校手球馆门口西北角种植的南洋杉高大却不够挺拔,因为常年处在风口造成了树冠倾斜,远远望去像侧身拱卫的奴仆,少了英气和阳刚。
       清朱锡《幽梦续影》有云:“名山镇俗,止水涤妄,僧舍避烦,莲花证趣。”久居闹市,能静下心来,在某个薄雾初开的早晨观察一滴露珠,在某个花香沉醉的午后与一朵鲜花对话,偷得浮生半日闲,顿觉浮世静好,心境安宁。是的,“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在这冬日暖阳里,我愿与一棵静默的南洋杉相伴相欢愉,作闲散之人,做随心之事,从心所欲不逾矩。


 

Copyright © 2020 华南师范大学工会委员会    投稿信箱:scnughtx@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