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教工生活 >2020年第4期(总第29期) > 粤海风,全新的风

粤海风,全新的风

7艺术-1.jpg7艺术-2.jpg

       在第十四届广东艺术节(12月2日)中,有机会聆听了大型民族交响诗《粤海风》。这是由广东民族乐团委约著名作曲家刘湲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而创作。无独有偶,同样的主题创作,有前一天在同样的地点(星海音乐厅)首演的、由李海鹰创作的《第一交响曲(珠江)》,中西乐队各有风格追求,倒也相映成趣。出于对新作品的审美新鲜感和好奇,也是满足近年对广东音乐创作的某种情结,特地调整了工作安排,怀着膜拜的心情前来聆听。七大乐章,近80分钟的演奏过后,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我竟然端坐原位,良久才回过神来。可以说听入迷了,也可以说是听懵了。我自以为会听到的东西,没有听到,经验中原来创作以广东(岭南)主题内容的套路,连广东音乐的旋律节奏,似乎都没有痕迹。全新的粤海风!
       我故意不看任何关于乐曲的创作意图之类的介绍,纯粹用心倾听。作曲家的创作构思和思想表现已经有充分的读解见诸各种媒体,这里不做重复。主要分享的是对音乐的初步印象,光是开始的打击乐就很是新颖,有耳目一新的冲击。我一直认为民族交响乐队对西方交响乐团的亦步亦趋有刻板教条之嫌,唯有打击乐方面,有较大的优势。但想象不出来怎么发挥才能发挥优势,弄不好总是热闹有余而美感不足。很害怕浓重肆意的极端敲击,吵闹毕竟不是听觉艺术的正确方向。今番刘湲的《粤海风》在第一乐章就打得如此淋漓尽致,却又如此唯美,是我对这个作品的最深刻印象。几位帅帅的打击乐家,膜拜了。
       长达七个乐种的鸿篇巨著,在第一次聆听中总是抓不住总体的艺术构思和语言逻辑的。粗略的印象是,个别细节上的体验不能说深刻,但是过耳不忘倒也是有的。譬如第二乐章的闲情逸致,生趣盎然,第三乐章的个性化旋律,不自觉地想起来初听坂本龙一的《末代皇帝》,那种新颖感觉可以用惊喜来形容。其中多个乐章我都不太能抓住旋律特征,但是听觉的感始终满能量,尤其是二弦(曹玉荣)和椰胡(张璐璐)的二重协奏,与乐队的协调互动非常精细美妙。她们演奏所传递的韵味和古朴声音效果,透着强烈的情感力量,从耳朵到心灵都没有招架能力。印象特别的还有第三乐章中,小锣带出来的一段弦乐旋律,简直迷人,居然忘记了情感的意味。在乐器的自然色彩和音调的色彩上,这个作品不仅具有的创新意味,似乎也有着思考民族管弦乐创作方法问题的启示。
       改革开放这个题目用纯音乐怎么表现,是要考验作曲家的抽象能力和智慧的。艺术形象和情感如何得到体现?奋斗?辛劳?齐心协力?这些都离一般性的音乐经验离得很远。又如“初心如磐”、“砥砺前行”、“乘风破浪”、“敢为人先”等,非常难把握形象,不像斯美塔那的《我的祖国》可以写河流、城堡作为意象,理解起来容易一些。作曲家的深意和作曲技法(如交响概念、协奏关系、叙述性质、色彩重组、节奏调整、调式调性、结构力学等)的高妙运用需要反复品味。凭印象,我依稀听到迟疑,凝重脚步,也听到一种信心表现,坚持不懈的态度。著名指挥家长张列的麾下,管弦乐的张力是很有。最后的终章里,指挥家张列整体拉长了节奏,管弦齐鸣。既有长袖善舞的开阔意韵、又有乘风波浪的澎湃气势,获得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和喝彩。
       广东民族乐团长期积极推动民族新音乐的创作,无愧于业界的翘楚。听民族乐团的演奏是乐迷的福分,建设岭南文化更是难能可贵的历史担当。

Copyright © 2020 华南师范大学工会委员会    投稿信箱:scnughtx@126.com